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海底两万里(1)

有脑洞,有时间,还有想码字的激情,这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时地利人和了。赶快码了第一段。
本文献给儒勒凡尔纳和托尔金两位老爷子,他们突破天际的想象力为我们创造了无与伦比的阅读乐趣,一位是科幻先驱,一位是魔幻巨擘,所有的荣耀和膝盖敬上,所有的OOC都是我的!(#^.^#)

第一次写混同,时间线尽可能依照《海底两万里》,某些细节纯属瞎编,看看就好,不要深究~~~

********

1869年*暮春的一个清晨,阳光刚刚越过瑞文戴尔庄园草甸的栅栏,厨房已是一片忙碌景象。厨娘把新烤出来的面包小心翼翼地撒上糖霜,管家经过门口喊了一声"老爷已经起身了"就不歇气儿地走去检查起居室和客厅,女仆们把带着露水的鲜花插进餐桌上的高脚花瓶,而瑞文戴尔伯爵的贴身男仆,有着一头栗色长发的清瘦小伙子林迪尔,快步打开后门从报童手中接过了油墨未干的晨报,急匆匆地跑进餐厅,刚刚来得及在男主人进来之前,将银质托盘摆在热气腾腾的咖啡杯的右手边。
"教授,早安!非常抱歉!报童今天来晚了,所以报纸来不及熨烫,您小心油墨……"林迪尔使用这个与其他仆人不同的称呼,是由于他兼任了伯爵的秘书,并且深得信任。当然,能得到有着法国第一智者名声的博物学家的器重,是有原因的,林迪尔不但忠心耿耿,还聪明能干,若不是他情愿追随主人身边,在高等学府谋个教职都不是难事儿。
埃尔隆德教授身材颀长矫健,面容英俊,如墨黑发之下,闪烁着一双深邃的深灰色眼眸,他用温和的嗓音回答:"就是那个可怜的斯麦戈?好啦他大概又照顾生病的母亲没有睡几个小时吧!别太苛责他,有空让甘道夫医生去看看她。"后半句是吩咐向立在门边的管家,而后者毕恭毕敬地点头称是。
瑞文戴尔伯爵的父亲是有名的航海家,曾经驾驶帆船周游大海,甚至勇敢地与海盗作战,埃尔隆德从小就跟随父亲出海游历,知识和阅历的双重收获给予了这个男人强健的体魄和一颗睿智仁慈的心,身边的人无不敬慕。这位32岁的单身汉收到了全巴黎社交圈的注目,只不过,他的心思并不在那上面,甚而常常游离于社交圈之外,躲进他就职的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醉心研究浩瀚海洋下的神秘事物。

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报纸上,头版头条耸人听闻地印刷着《船只被撞沉!——海怪再次出现》的加粗标题,埃尔隆德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些报纸!又是‘海怪’!这是第几次了?"
"第十五次!教授!"林迪尔立刻回答,"这一次,是一艘加拿大商船……据说船体被咬了一个大洞。"
不难猜到,秘书在送报纸的路上匆匆瞄过了这则新闻,教授对秘书的记忆力报以赞许的一瞥,问:"你也认为海里有怪兽?"
他们所讨论的这只怪兽,第一次被人们提起是在去年的7月份,有人说那是一条巨大的鱼,比海里最大的鲸鱼还要大。
坊间传闻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愈演愈烈,报纸也陆续连篇累牍地刊登各地的船只事故,目击者们言之凿凿他们受到了海怪攻击,初时嗤之以鼻的科学家们也渐渐被吸引了。在酒吧,在办公场所,在任何地方,"海怪"在人们的嘴唇上不断地辗转着,成了一切海难的肇事者。社会上群情激奋,要求杀死海怪的声音越来越大。
"老爷,我有个侄子是水手!他曾经见过那只海怪!那东西大得像条船,游起来快极了!"胖乎乎的女仆长赫丽斯在庄园里已经服务超过20年,也只有她才敢在主人面前插嘴。
"我查看过所有的报道,没有人说得清它长什么样子,不,哪有什么海怪,那应该是海底的一种生物,海洋里还有太多神秘的物种不为人知呢!"博物学家耐心地解释了几句,但也并不打算长篇大论。

他把报纸丢回了托盘,开始喝咖啡。此时托盘上的一封信吸引了他的目光,信封左下角印着一个圆形的徽记,表明那是美国政府部门寄来的。信中说,美国海军派出了一艘最结实最快速的军舰,亚伯拉罕林肯号,载着最富有经验的船员,即将出发去搜捕"海怪",他们盛情邀请著名的海洋生物学家参加这支探险队。
作为一名醉心于海洋生物研究的学者,这是埃尔隆德无法拒绝的,他马上结束了早餐回房间,同时通知林迪尔收拾行装,两个小时之后启程出发。
"去哪儿?"贴身秘书问。
"我们受邀去参加一场狩猎!"
"狩猎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也许是一条巨大的鱼,也许,是海怪!你愿意跟我去吗?"
"当然!"林迪尔没有说任何一个多余的单词。就算是这个世上最阴暗可怖的角落,只要是主人的命令,他都会忠心追随。


花絮:
*1869年是《海底两万里》在法国开始发表(连载直到1870年),为了致敬作者,故事的开始时间设定于此。


《海底两万里》(法语: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小说的第一版封面

 

书名的"里",并不是"英里"(英语:Mile),法文原文是Lieue(英语:League)"里格"(或称为"古海里")。总之要比英里长很多。总之……大王和领主将开始一段漫长的奇幻之旅!

评论(18)
热度(65)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