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稳住不要慌!抱住大家!

最近真是忙到炸裂,昨天还是听朋友说起才知道lo一片哀鸿遍野,赶来围观,话说关注了好多不同圈的太太和画手,并没有想过终有一天TA们竟然会发同一个主题的帖子,也是慰为壮观~~~

作为一位安全的好同志,转发下官方解答。(其实只是想安慰太太们你看lo对自己人也一视同仁呐!!!)


提香:

今早起来看首页很多童鞋都收到被屏蔽的通知~

连官方账号N年前哒文章都被封了,real尴尬,黑人问号脸~


明明什么都没干,到底发生了什么。。。


注意!!以下是解封流程

↓↓↓↓↓↓↓↓↓↓↓

大家收到了通知,先别慌,按照我的提示来:

1、首先深呼吸,摸摸自己...

七夕节快乐哟!
发个小段子!

大意就是,瑟兰毕业保研但是读研之前要当两年辅导员。他带的班级大一新生里面有一位英俊的黑头发学霸。一年下来两下里火花不少,埃隆坚持喊学长从来不肯喊老师~
暑假末尾他们到中国来社会实践(2333管他什么课题)巧遇七夕情人节!埃隆隆鼓起勇气发动了美食进攻!

沉默良久,金发辅导员在七夕节的最后几分钟回了一句:行…吧。正好还要吃4天。

于是他们愉快地吃了个饱。😜

【ET存梗】告别安琪儿(下)

下半段狗血大戏开场!

********************


凌晨,日出前的黑暗如鬼魅一般笼罩着大地,瑟兰迪尔被刺眼的光线惊醒,他被追捕者和猎狗团团包围了,在关进箱式车之前努力寻找着埃隆的身影,但是并未见到,他在心底安慰自己:至少他逃脱了,太好了。


他被带回了基地,关进冰冷的黑牢里,不分昼夜,无人问津,只是每天给一点点食物和水,他以为自己就将这样终其一生,还好他还有与埃隆共同度过的虽然短暂但比流星更璀璨绚烂的回忆。

浅金色的头发已经渐渐又长出来了,瑟兰迪尔想起埃隆的手指从里面缓缓划过的感觉,默默地坐在牢里。

在另外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黑发男人通过监控看着他,...

【ET存梗】告别安琪儿(上)

脑洞想了挺久了,但总是bug多到压不平啊。

这种法律真的能通过嘛23333只是为了梗而造的。

和几个朋友聊过,类似背景的科幻片和文不少吧,不打算写了,就酱让它梗着吧~

------------------

23世纪政府通过了限制人类自然生育法,法律开始实施时还在生育年龄的人类都要服药失去自然受孕的能力(可以OOXX,但不能怀孕)。

上世纪发生一系列社会问题和动荡,人口规模已经下降非常厉害,政府为了保证经济发展、人口平衡、劳动力等等,采用政府机构培养基因工程新生儿,然后由具备抚养条件的自然人申请、领养,就是自己的合法孩子了。社会上不再有残疾人,也没有先天遗传疾病等。

但是呢,总有部分...

【ET】海底两万里(25,完结)

大约15名船员簇拥着瑟兰迪尔,都用相同的仇恨目光瞪着军舰。

在三名乘客被押下去的时候,又一声炮弹爆裂在离潜艇不远处,船长冷冷地说:“只会远远的放枪吗?尽管来!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不过我不会现在就干掉你,你不配沉没在复仇者号的身边!”

 鹦鹉螺号在即将进入军舰射程范围之前,掉头逃跑,起码在军舰看来它逃跑了,所以紧追不舍。

在瑟兰迪尔的指挥下,鹦鹉螺号一直没有下潜,而是在海面上佯装逃跑,时远时近,但都刚好保持在射程范围之外,军舰没有见识过潜艇的高速,以为胜券在握,便一路得意洋洋地追逐,殊不知自己已经落入猫捉老鼠的圈套中。

时近傍晚,教授悄悄试着打开了门,门外没有人把守,人们都去作...

【ET】海底两万里(24)

墨西哥湾天气恶劣,海上飓风多发,有时候还能观察到龙卷风的骇人景象。

索林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必须有个了结!”他烦躁不安地把一头卷发揉得乱糟糟,“这种天气我们没法安全驾小舟逃跑,您能不能去和船长谈谈?潜水艇就快经过新斯科舍了!我快发疯了!那是我的家乡啊!”

鱼叉手的拳头握得咯咯响,林迪尔担心他会失去控制跳进大海。


埃尔隆德被感染了,他也有些想家了,七个月过去了,家里都还好吗?呆在船上最大的坏处就是完全与陆地世界隔绝了,没有一点消息可以通传。

“我去和他谈谈试试,但是他似乎在躲着我。”

当晚他来到自己房间的隔壁,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难道瑟兰迪尔又喝醉了?拧动把手,教...

同人文的真相

不得不说善于总结的人都是科学家啊!
尤其是羡慕画手那是真心的😂😂😂
还好我坑够少,只要不出坑就不会坑!嗯!🤔

舞舜华:

全中😂😂😂😂😂

  
  

WE JUST WANT TO BE LOVED😭😭😭😭

  
  

流波浅吟:

  
   

捂脸,请忘了我说不会坑的文吧😂

   
   
   ...

【ET】海底两万里(23)

不管上学天数多寡,索林不但是个勇猛的渔夫,对海洋、气候尤其鱼类知识都相当丰富。他一直周密策划着逃逸行动,并对教授宣布将在墨西哥湾实施计划。但是潜艇竟然避开了海湾,使计划又落了空。

埃尔隆德本身并不急于逃跑,但是他唯一害怕的就是,手上这么神奇又珍贵的研究成果将于他一起埋葬海底,他做了一辈子学问,不可能不去想这个,因此对索林的谋划并无反对意见。

4月20日晚上,鹦鹉螺号在留力群岛附近的水下1千5百米处行驶,群岛的水下部分是密密麻麻的岩石,铺满海草和藻类。那海藻叶片宽大,舞会上贵妇们的曳地裙摆和这种海生植物一比,也变成了洋娃娃穿的似的小玩艺了。

忽然索林指给教授和林迪尔看巨大叶片之间有什么东西...

【ET】海底两万里(22)

周末上了两天课,表示当学生还是幸福的,至少老师比我们累得多,我们还可以开小差是吧。

工作之后再进课堂,才能体会到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钱啊时间啊青春啊~~~~

周末没有了,晚上码字倒成了放松精神的一个方法。

************

瑟兰迪尔坐在扶手椅里,一手支颐,金色的头颅微偏,垂顺的长发金水一般流泄于一侧肩头,在深蓝色的制服上格外耀眼。两条长腿交叠,姿态优美又庄重。见到教授进来,他只是抬眼望了望,并没有起身。

埃尔隆德走过去随意地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不再去想世间的其他事情,只想把最后的时光放在这个令他不能转开视线的男人身上。

说点什么呢?教授心想,他看上去好像永远如此镇定。舔了舔...

【ET】海底两万里(21)

得到国王招手示意,一行人纷纷登陆,留了一个船员守着小船,其他人开始了南极探险。

教授马上注意到这里有许多鸟类,丝毫不惧怕人类的出现,可见它们从来没有见过人类,不知其险恶。

最有趣的一种大型鸟类——企鹅,在水中能优雅地翔游,但上了陆就变得十分笨拙,憨态可掬。

为了充饥船长下令打几只鸟作食物,企鹅完全不知道逃跑。船员严格贯彻了船长的命令,没有大肆猎杀这些温顺的动物。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但是太阳仍然不肯赏脸,11点了,还躲在厚厚的云层背后。没有太阳,他们就无法测量,就不能确认自己是否已经到达南极的极点。

纵然瑟兰迪尔再强大,却也不能让太阳俯首听命。

中午过后,他们只得返回鹦鹉螺号,“...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