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教授与教父 (上)

一转眼年关将近,本想着忙过一阵就好,结果越来越忙,那先填这个坑吧!发在公号也好几个月了呢,猜出来是我吗?(⁎⁍̴̛ᴗ⁍̴̛⁎)

哦内什么,有件事情颇为好奇啊,点了红心又取消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其实我比较粗线条也没太发觉,但前几天和基友聊起来原来还蛮多,虽说乐乎手机版容易手滑误点,但是到底是不是手滑其实稍加留心就分辨得出的。
难道为了通知我:
“朕已阅但是不喜欢”?
“告诉你一声我来过”?
“还行吧但是不值得留在喜欢列表里”?
……
不管是哪种情况,请不必再做那个多余的动作啦,你雁过无痕,我圈地自萌,这样多好!先谢~

ET-bgm公司专用号:

现代AU~~




密林大学附属小学的校长接待室外面,两个小男孩坐在长板凳上,小声地嘀咕着。


“Leggy,回家你爸爸会不会打你?”问话的黑夹克男孩担忧地向接待室的门口望了一眼,与夹克同色的满头卷发随着他的抬头低头晃动起来。


“不知道……你爸打过你吗?”回话的金发小子皮肤白皙,穿着白衬衫格子短裤,一双蓝眼睛清透如一泓泉水,跟洋娃娃一样漂亮。


被反问的Aragorn马上摇了摇头,“我Daddy从不打人的!但是……我也没有闯过这样的祸啊……”眼神明显地表达了对今晚命运的消极推测。


“唉……”两个孩子情绪低落地同时叹了一口气。


像花岗岩柱子一样分立于接待室门口两侧的粗壮墨镜汉子瞧着两名一年级小学生相对长吁短叹,木无表情地伸手抬了抬眼镜,重新背过手去,警惕地扫视着已经下班而空无人烟的走廊。


 


接待室里,须发皆白的校长刚刚完成了滔滔不绝的发言。米斯兰达校长当了一辈子的孩子王,已临近退休了。他出了名地好脾气,喜欢小孩子,对于六七岁正是顽皮到极点的小男孩也算是司空见惯,但是今天的话题中心人物,面前两位相貌出众的高大男人的儿子们,还真是让他头大。


他已经向两位家长历数了俩熊孩子上小学一个月以来惹出的无数祸事,再语重心长地指出家长不可以过于溺爱,孩子是大人的镜子,父母应该反省一下家庭教育方法!


只不过,当他絮絮叨叨念着平生讲过无数遍,熟稔到不用思考都能脱口而出的教育经的时候,冷不防接收到来自金发男人方向的透过墨镜射来的两道凌厉目光,宽大的墨镜掩去了大半张脸,但仅剩不多的面容仍然分毫不差地给人惊艳之感,整体给人一种非常特殊的略带邪气的魅惑之美,一惊之下话头都截断了。


“哦!时间不早了,天也快黑了,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两位家长请带孩子们回去吧,以后要耐心引导他们!”校长逃也似地回了办公室,留下两位父亲相对而坐,被突然结束的训导搞得有些恍惚。


 


“Mirkwood先生,”片刻之后,身穿三件套西服的黑发男人,温文尔雅地微笑着伸出右手,开始了迟到的寒暄,“幸会幸会……”


“我不清楚今天孩子们这样做的起因是什么,但是毫无疑问我家Legolas决不会如此胆大妄为,我希望您日后对孩子加强管束,不要给其他的孩子产生负面影响。”与儿子一样有着一头耀眼的浅金色头发的Mirkwood先生也伸出右手,但并没有与对方相握,而是取下了进门之后一直架在鼻梁上的雷朋太阳镜,语带不悦地开腔说道,“Rivendell先生,我希望他俩以后不要总是混在一起了。”


并没有因为被冷落的右手而面露尴尬,Elrond好整以暇地缩回了手,他没有料到这位仁兄摘下眼镜之后,那一双冷月寒星似的苍蓝色眼眸给他带来了那么大的震撼,以至于对方过于直接的交流方式都不觉得冒犯了。


弯了弯唇角,他俊逸的脸上那与对方正相反的微笑如清风徐来,“我认为,大家应该客观一点看待事物的真相,您觉得呢?”


“如果我的话让您不快,请理解这是因为儿子对我来说太过重要,”从桌上操起眼镜和方形皮包,金发碧眼的Mirkwood先生唰地站起来,质地轻薄的休闲装难掩颀长挺秀的身材,比黑衣保镖更为高大的身形俯视着笑得一团和气的黑发男人,又添了一句,“说到事物的真相——如果您是打算讨论哲学问题的话,请相信您在我这儿并不能讨到便宜。”言毕,重新戴上眼镜,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门一开,两个壮汉一起转过来注视着金发男人。只见他目不斜视地牵起频频回头与同伴道别的Legolas,迈开大长腿几步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Rivendell先生无声地笑了一笑,步履稳健地走向儿子,仍在门口等候的黑衣大汉恭敬地向他弯腰行礼。Elrond摆了摆手,其中一位马上掏出对讲机呼叫司机,并当先开道。


“Aragorn,我们回家吧!今天奶奶要做你最爱吃的芝士焗蝴蝶面哦!”充满诱惑力的美食几乎立刻驱散了儿子的忧愁,雀跃着由另一名保镖小心地牵走。


走在队伍末尾的黑发男人手里握着一张名片,那是校长忘记从桌上收走的,快速扫了一眼:Thranduil·Mirkwood,密林大学哲学系教授。相当有趣的男人。他咧了咧嘴,顺手将名片纳入了西装内袋。


 


快速行驶的深蓝色跑车上,被固定在后座的儿童座骑上的Legolas绝无仅有地安静端坐着,小心翼翼地试图用后视镜打探父亲的表情,冷不防被突然响起的话音吓了一跳:“以后不许跟Noldor家的小子玩了!”


“Ada,您说谁?”


“还跟我装糊涂?就今天那个小卷毛!如果不是他,你怎么会想出替同学收费写作业的馊主意?还明码标价!你在幼儿园一直是被老师称赞的对象!还有,上周你打架,也是和他一起吧?”


“哦,您是说Aragorn?他不姓Noldor,他姓Rivendell。”


Thranduil 气结,没好气地解释,之所以那样称呼儿子的同学,是因为那孩子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Noldor Family”的现任老大。


“黑手党老大?哦!!!‘教父’?”Legolas上星期才看了那部电影,显然对这个职业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顿时双眼瞪得大大的,“但是,Aragorn说他Daddy从来不打人呢!”


不打人?好吧,也许用小刀子修理人这些粗活都是马仔干的,老大只要动动嘴。但是哲学教授没有说出来,他放缓了声调,郑重地重复了一遍禁令:“不许再跟Aragorn玩了!听到没有?!”


“知——道——了……”从后视镜里瞥见老爸那双冒着寒气的冰蓝眼睛正盯着自己,金发男孩无奈地点头答应。



评论(9)
热度(83)
  1. 自在我心ET-bgm公司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
    一转眼年关将近,本想着忙过一阵就好,结果越来越忙,那先填这个坑吧!发在公号也好几个月了呢,猜出来是我...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