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暗香幽徊 (精灵ABO设定) 第二回


预警:ABO!生子!请及时避雷。

今儿个中秋佳节,妙妙给亲爱的妹子们道声节日快乐!

由于台风影响,今夜只怕是赏月不到了,但是月饼和螃蟹还是可以吃嗒!

那个……素菜不用买了,我这盘就是!(顶锅跑~~~)

---------------------

第二回

“显然这个要求有点……难度,而这正是我选择你的原因。”不同于往日的矫健,瑟兰迪尔站起来的动作有些迟缓,随着距离缩短,埃尔隆德看清了年轻的Omega国王那脱离了阴影笼罩的脸上,那双水波荡漾的蓝眸。在此之前,黑发传令官总是将这双充满活力的蓝眼睛比作天空,它不羁而辽阔,但此时,那就是两汪满溢的春水,粼粼跃动着极致的诱惑。

精灵王不习惯被紧紧盯视,略略错身转开了视线,道:“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心思电转之间,睿智的黑发诺多已将平素里不曾关注的碎片拼凑了起来:

每隔一年左右的时间,瑟兰迪尔总会消失十来天“外出巡视”;

他习惯使用雅致的兰花薰香,实际上是为了掩盖信息素的气味;

比试剑法之后,再大汗淋漓,他也不跟其他Alpha战士一样跳进安都因河洗澡,而是坚持回自己的营区……

这些片断,在没有预设的答案之时,很容易被默认为洁癖和讲究而忽略掉。那么,绿林王子的性别分化是早在相识之前吗?

 

仿佛听到了他心里的疑问,瑟兰迪尔走到了他的面前,轻启菱唇沉声道:“550岁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个Omega了。我Adar没有因此而放松教导,我也并不以此为耻,在加强体能训练的同时,我们也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契机来释放这个消息。我曾以为,永生给予了我们挥霍不尽的时间,而Adar那样英明神武,在往后的几千年里,我这个王储也不过是王储……”语声颤抖起来,显然想到了父亲的骤然陨落,在深吸一口气之下,他强作精神接着说,“变故总是不期而至……决战在即,我必须马上结束这种‘虚弱’的状态,以免大绿林军团蒙受更多的损失。”

埃尔隆德明白,在此紧要关头,让装备本就逊于其他军团的西尔凡精灵们得知自己的新任国王是位Omega,尤其,还处在发情的虚弱状态,对士气绝对是致命的打击。一旦战意低迷,实际上就注定了败亡的结局。


 他沉默地思忖着,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竟完全没有抵触标1记这件事情,而是顾虑着其他。出于对对方的尊重,他没有迟疑,很快把疑问抛了出去:“瑟兰,贸然选择我做你的Alpha是否过于草率?你的身份并非普通,就不怕我将来会试图利用心灵羁绊控制你?”

一旦标记,Alpha对于自己的Omega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可以说,标记,是身与心的契合,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尤其是对Omega来说。即便大多精灵两千岁之前都会选定伴侣,埃尔隆德却一直洁身自好,不打算在找到真正动心并且终其一生不相负的那一位之前过早地屈服于生理冲动。而他颠沛流离的早年经历,也使他失去了像其他精灵孩子那样在年轻时就在两家长辈的许可和祝福下缔结姻缘的机会。

“获得我信任的单身Alpha寥寥无几,而你是其中最强大的。别想太多,只是标记而已,不涉及感情的束缚。只怪这次发1情1期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明天的决战,我必须身先士率,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想这种方法……你放心,我不用你负责,日后你大可放心去追求属意的Omega,而我和大绿林的子民都会感激你的帮助,大绿林王国将永远视你为友……”瑟兰迪尔显然失去了耐心,语带催促地回答。眼看埃尔隆德还想说些什么,绿林国王将右手按在了他的手背上加以阻止,沉声补充了一句:“我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如果你打算就这样聊到天亮,我还不如寻求其他人的帮助……”

灼热的温度从精灵王的手心传了过来,黑发的半精灵猛地一惊,“不!”这个否决几乎不经思考就冲出了牙关。他意识到瑟兰迪尔正在勉力强撑,除了眼睛和体温,他的语气和神态仍然保持着王者应有的威仪,但他撑不了多久了,声音里的微微喘1息已经渐渐扩大。而决战的号角,将在拂晓吹响。

“那你将来怎么办呢,除非那个Alpha比我更强,不然他就无法标1记你……”

听出了对方的松动,瑟兰迪尔驱使发软的双腿又走近一步:“呵……诺多总是自傲,比你强的Alpha岂会没有,只是眼下没有而已……实在不行我还可以……杀了你……”精灵王虽然说着冷意森然的话语,音量却难以维续地降成了耳语,“还是留待决战之后再说吧……或许过了明天,这些问题就不需要再讨论了……”身体软绵绵地就要倒下去。

埃尔隆德咬了咬牙,伸手将他搂进了怀里,握住那只白皙修长却能拉开强弓的手,轻声说:“那便如您所愿。”


在此后的很多年里,埃尔隆德一直避免去回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但是,过于鲜明的印象并不需要回忆,瑟兰迪尔躺在深蓝色的华丽织物上,白圌皙的肌肤散发出素洁的荧光,流畅的肌肉线条充满力量之美。交圌缠的肢圌体,滚圌烫的体温,膨圌胀的欲圌望,低哑的呻圌吟……组成了一幅销圌魂蚀圌骨的画面,牢牢地镂刻在他的脑海里。

当他在极致的快圌感中喷薄而出的时候,低头咬破了修圌长颈项后面的腺体,挥斥于帐中的浓郁的两种信息素紧紧地纠缠在一起,诺多传令官忍不住紧紧抱住了怀中那具沾染着汗水的身圌体。好像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役,他们一起获得了期待已久的胜利。这一场以权宜之计开始的情事,到最后同样让双方沉溺其中。

在黎明前的黑圌暗中,黑发Alpha在瑟兰迪尔湿圌漉圌漉的额头温存地落下一个吻。几乎与此同时,精灵王睁开了蓝眸,那里面仍流动着的情圌欲水波已经开始退去,他哑声说:“请不必对我这样,我们之间,并不需要这些。我会铭记你的友情和帮助,无论能否看到明天的日落,你都是我永远的朋友。”


 

在末日火山在终年密布着浓烟的天空映衬下,远处的山体成了一片深色的轮廓,冲锋的号角像利箭一样刺破了黎明的寂静,擅长远程攻击的精灵箭手们将无数箭矢从满月般的弦上发出,箭阵如同乌云行空,向着潮水一样冲过来的半兽人飞去。精灵们从小熟练使用弓箭,并且在弓箭制作技术上远远超过敌人,这使得他们能够在进入敌方的射程之内就发挥攻击作用,将对方紧紧压制,后面的重装士兵就趁虚而入,与敌人展开近身搏击。

长年笼罩在魔多上方的阴云隔绝了阳光,昏惑混沌的天光下,有一位身披银甲的精灵指挥官跃马奔腾,银灰色的披风猎猎飞舞,他手中的窄身细长双刀镂刻着精美繁复的花纹已经被半兽人的黑色血污溅染,但这并不妨碍他迅捷地继续用它们收割着那些邪恶的生命。灵动的刀光挽成雪亮的花朵,绽开在无数西尔凡精灵战士的敬仰的目光和心头。

诺多传令官在一处高坡上远远眺望到好友领军勇猛杀敌的身影。他的黑色长发在朔风中飘扬,坚毅的号令声压倒战场上的喧嚣,传达到所有精灵和人类的耳朵里,指引他们互相配合,变换阵形,斩杀数量上数倍于己方的兽兵。

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的戒灵挟带着腥臭的气味,出其不意地挥军向负责侧翼作战的大绿林精灵突击,强大的黑魔法带来的邪恶力量让原本势不可挡的推进停滞了。与此相呼应的,靠近魔多堡垒的黑色地面突然裂开一条巨大的岩缝,数以万计的魔兵从中争相涌出,他们沉重的脚步声让大地也阵阵抖动。瑟兰迪尔正面迎击一个高于他两倍的巨魔和一小队半兽人,他周围的士兵高喊着保卫国王陛下,战意高昂地与魔兵缠斗在一起,将手中锋利的剑尖刺入敌人的心脏,难分敌我的血雾喷溅在充满硝烟的空气中。但是魔兵太多了,西尔凡精灵斩杀了数倍于己的敌人的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断有闪亮的金盔委顿于地,无数永生的生命中止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

瑟兰迪尔惊心于自己的臣民和袍泽之死,悲痛交加中扬声长啸,刀风愈加凌厉,劈刺如电,血光乍现,巨魔的一只手臂竟被齐根斩断,黑血瀑布一般喷涌而出阻碍了他的视线,一分神,胯下骏马被半兽人砍伤。年轻的精灵王一个翻身,披风像漩涡一样转出优美的弧度,落地之前,已将偷袭他的丑恶生物的头颅砍下。


按照前一晚制定的作战计划,正面迎敌的兵力增加了,并从几个军团中抽调了为数不少的精锐由至高王和努曼诺尔王亲率,突入魔多腹地强攻索伦的碉堡黑塔楼。空出来的侧翼防区由罗林和大绿林接手,战线变得更长而且纵深,费伦、加里安都带领着自己的部下坚守在几个地点,与国王相隔甚远。

精灵王身边的卫士舍生忘死地战斗着,越来越多的木精灵倒了下去,瑟兰迪尔目眦欲裂,发出一声怒吼,将手中那美丽的钢铁挥舞出耀眼刀光,力大无穷却行动迟缓的巨魔失去了护卫它的半兽人小队,倏地被精灵王刺中前心,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更多的魔兵向精灵王涌来,转瞬被这位化身为战神托卡斯的金发王者所砍杀,尸体在他的脚下甚至垒起了一座小山丘。瑟兰迪尔不断地挥刀、砍杀,刀刃已经变钝,体力渐渐接近临界点,突然,身后传来锐器破空之声,如同最凌厉优美的舞步,他将身体扭转过去,一刀便斩下了那个偷袭者的头颈。但是几乎就在同时,脑后传来一阵座狼的嚎叫,那声音飞速地由远及近,精灵王倏地旋身,立刻直面了骑在已经扑到面前的座狼上的一个魔兵队长,那是个特别高大的半兽人,咧开参差不齐的尖牙狞笑着,高举手中闪着黝黑毒光的长矛向他前胸猛地刺来。

飞溅的血雾聚成液滴顺着精灵王的盔甲流向地面,他已经来不及收回双刀护住前胸,在那个瞬间,他准备好了将自己的鲜血汇入遍地的血花,浸润这片受诅咒的平原。 



评论(30)
热度(84)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