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摘星行动—3(现代AU,医生x总裁)

隐身好久的领主终于上线了!艾玛我写得好着急,然而他不急,人家智者一直是四平八稳的2333!

-------------------------


密林集团总部大楼的装饰风格极为独特,步入大堂,古典气息扑面而来,三层挑高的大堂正中,从巍峨的穹顶上垂下一挂长约十米的琥珀色水晶吊灯,连接处全部采用手工打造的镏金配件,整架吊灯发着悠远的暖光,将大堂装点得富丽堂皇。紧接着,对面墙壁上的巨型公司Logo便先声夺人,整面墙用古雅的立体字母构成了一对巨大鹿角的形状,极富视觉震撼力。因其奢华而神秘久远的气氛,曾有报导说,大楼的装饰材料是拆散了一座欧洲古堡装运过来的,而那对鹿角Logo,正是由其家族纹章变形设计而来。

坊间传闻密克伍德家族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几个世纪之前的欧洲王族贵胄,其财富源远流长,绝非一般暴发户可以比拟。但是,密林集团从来对这些言论不予置评。

对于愈传愈夸张的秘闻,埃尔隆德曾于某次早餐时笑说:“欧罗费尔先生真是精于营销手段,神秘与未知正是伺喂人们好奇心的最好食材。”他的恋人则将医生亲手所做的芒果布丁挖起满满一勺填入口中,美味令他眯起了眼睛,有些含糊地用愉悦的嗓音回答:“对啊,很多时候,退,就是进。”

 

下午迟些时候,这位英俊的金发男人推开旋转玻璃门,融入了琥珀色的暖光里。他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惊艳绝伦的脸,大堂接待员的视线甫一接触到这雕塑般深邃的眉目,立刻从前台后面跑出来,接过了来者的黑色呢子大衣,并恭敬地说:“瑟兰迪尔先生,董事长正在四楼小休息室等您。”

“艾丽,这身制服穿在你身上,实在太漂亮了!”一句亲切随意的恭维话,令俏丽的前台姑娘开心地红了脸。话说回来,密林的接待员制服确有特色,小立领,密排扣,缜密端庄的风格,尤其是身材姣好的小姑娘穿上,更凸现一种玲珑有致的神秘美感。

 

瑟兰迪尔来到小休息室的时候,看到父亲正在聚精会神地瞄准一颗红球。

宽绰的董事长办公室附带的所谓小休息室,并不是面积小,而是指能进入其中的人很少。里面摆放着一些健身和视听器材,欧式沙发,还有一张斯诺克球桌。

银发的欧罗费尔先生,年逾六旬,身材仍保持得极好,与修长俊逸的儿子站在一起,甚至还要高上一英寸。“啪”地一声,红球应声入袋,银发老者弯腰再次出杆,母球撞上黄球,他悠然起身,注视着黄球慢慢滚到了黑球的背后,颔首示意儿子接着打下一杆。

已经将西服脱下的瑟兰迪尔松了松领带,卷起袖口,捡起球杆,一边拿巧粉块摩擦着杆头,一边审视着球桌上的局势。很快,他找到了一个角度,绕到台边,用一记巧妙的重击让主球剧烈旋转,使其在前进过程中突然转向绕过黑球,并干脆利落地将黄球打入袋中。

“Adar,您喊我来,不会只是想跟我打一局吧?”在连续扫入三个球之后,瑟兰迪尔把球杆柄支在台子沿上,笑嘻嘻地开了口。

“新的一年将至,也是时候讨论一下密林集团的接班人问题。”再次夺回主动权并开始清台的欧罗费尔,在击球间隙盯了一眼球台那一边的儿子,“已经放任你玩了那么多年,也该收收心了。”

“可是密林的生意,并不是我感兴趣的领域。”

“总有一些事情,比兴趣更重要。比如责任。”银发老者放下了球杆,虽然他仍然拥有击球权,“另外,考虑一下婚姻的问题——这方面我不会强迫你的——但是,选择伴侣必须慎重。如果,你确定与埃尔隆德先生在一起,也要——”

“Adar!我不打算结婚啊!我早就跟您说过的!”

 

瑟兰迪尔是个不婚主义者。31岁的IT业精英曾经对发小嘉丽安说:“我为什么不想结婚?很简单:世界是由无限可能性组成的,而婚姻却代表着一种确定性。生命的本质在于近乎无限的可能性,正是这种未知的浩瀚空间,才让生命充满着激情和活力。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想象和努力改变自己的现状,追求不同的自我,这样的生活才有趣。我为什么要让意味着确定性的婚姻来束缚我的可能性呢?”

当时,嘉丽安翻了个白眼,回答说:“我觉得结婚一样有无限的可能啊,比如住在哪里,生几个孩子……”

这下,轮到金色王子翻白眼了,世界观的不同,是很难达成一致的。

而这一点,瑟兰迪尔也曾与埃尔隆德讨论过,当时其实带着点试探性,毕竟曾经遇到的前男友们每一个都是对他穷追猛打,让他烦不胜烦。想不到年轻的副院长竟点了点头,用极为理性的语调说:“我能理解。比如医学,正是为了探索生命的终极奥义。而宏观到微观的事物,均是生生不息,存在着无尽的变数,稳定只是暂时的,动态则是永恒的。所以,我认为,两个人即便在一起,也必须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才是美好的。”他说话的时候,烟灰色双眸里有着星光一般的睿智,深深打动了瑟兰迪尔的心。

 

欧罗费尔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吃惊的样子,也可能他的儿子是这样一个独特的存在,以至于早已习惯了,“埃尔隆德的身份,关系到瑞文戴尔家族,不能大意。你们俩在一起也快半年了,难道就准备这样玩闹下去?吉尔吉拉德没有子嗣,按照继承法,埃尔隆德是顺位第一的,如果瑞文戴尔家族要求他回去娶妻生子,你也无所谓么?”

虽然父亲行事一向非常低调,但瑟兰迪尔很清楚他的能量,只要是他想知道的,就无所遁形,也就不会吃惊自己的私生活被全盘了解个透彻。然而,金色王子确实没有想过,至少,从来没有为感情之事而紧张过。

沉吟片刻,他摇摇头说:“如果,他愿意那么做,我也……我也不会阻止他。”

大家都被赋予了绝对的自由意志,不是么?

他突然有些兴味索然。

 

傍晚,接到埃尔隆德的电话,根据时差,英国那边已经深夜,“瑟兰,今天可还顺利?”

“是的,很顺利。”瑟兰迪尔听着对方越洋而来的问候,那么近,却又那么远,那声音里带着他所熟悉的恰到好处的关切,“你什么时候回来?”问完这句话,他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因为这是他最讨厌听到的问题,曾经他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如此发问。

“应该要新年之后一周吧,研讨会明天就结束了,但是圣诞假期前后我要帮叔叔去办理一些事情——嗯,英国的一些家族产业,圣诞节就不回去了。我会给你带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好的,注意安全……没事,圣诞节反正我回家陪父亲的。”瑟兰迪尔把手机换到另一边耳朵,手上无序地翻着最新一期的财经周刊,莫名地停在卡地亚的全幅广告上,那上面是一对熠熠生辉的钻石婚戒。“嗯,好,再见!”他挂断了电话,一如往常的干脆利落。

 

新年的烟花在墨玉般的夜空中不时绽开,中央公园附近的广场上,聚集着无数不顾寒冷等待倒计时的人们,随着还在预热中的噼啪声响尽情地欢呼。

广场外缘开着很多酒吧和餐厅,今晚将会通宵营业,年青人们在这里彻夜狂欢。与合家团聚的圣诞传统不同,这个夜晚是属于朋友和情人的。风格高雅的Cosmopolitan酒吧里,轻松的音乐四处流淌,侍者不停地往来穿梭,把数不清的酒水饮料送到客人面前,撤换下转瞬倒空的杯瓶。瑟兰迪尔斜了一眼歪在林迪尔肩上笑得花枝乱颤的嘉丽安,愿赌服输地喝光了杯中酒,想不到林迪尔竟然对酒桌上的小游戏这么在行。

“3!2!1!”新年的钟声顿时响彻天空,嘉丽安和林迪尔跟着人群冲出彩绘玻璃门去观赏瞬间密集燃放的烟花,而有些喝多了的瑟兰迪尔仰靠在沙发上,头脑在微醺中漂浮,身体轻飘飘的,他把沉默的手机往桌上一丢,,吁了一口气,伸开两条大长腿。

 

“瑟兰,好久不见!你好吗?”一位身穿黑色夹克的男士走到他身边坐下,关切地询问。

“巴德?好久不见!”伸手与对方略略相握,瑟兰迪尔认出了长着一头短短黑卷发的某任前男友巴德·吉瑞安。瑟兰迪尔曾经与之短暂交往过,最终在一次关于跟踪他的争吵之后一拍两散。

瞟了一眼巴德,金色王子此时终于不得不对内心低头——承认自己正在深深地思念埃尔隆德。除了儒雅的医生之外,没有人给过自己恰到好处的爱,不多也不少,熨帖得仿佛来自本身的考虑。这一点,与不期然偶遇索林和巴德时翻起的回忆一比较,更是印象鲜明。他无言地伸手去够桌上的酒杯。

“瑟兰,你已经喝多了,别再喝了!”巴德拦住了他的手,“我送你回家吧!”

 

“谢谢您的好意!我虽然来晚了点,但是送他回家这种事情还是不劳您费心了。”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瑟兰迪尔抬头,蓝眸中不由自主地迸发出惊喜的光:“埃隆!你怎么会来?”

埃尔隆德只来得及用力接住扑过来的恋人,被撞得倒退了一步,但马上稳住了两人的身体,他放弃了解释,转为低声安抚醉意朦胧的恋人:“瑟兰!抱歉我来晚了,我们回家吧。”言罢礼貌地对僵在沙发上的巴德点头致意,转身准备离开。

巴德神情黯然地望着紧紧搂着别人脖颈的瑟兰迪尔,从来没有见过的依恋举动让他心里泛酸,他不甘心地站起来,冲着学者模样的男人喊了一句:“以后别让他这么晚独自喝醉在酒吧,那么多不怀好意的目光……今晚要不是我在,他都不知道会到哪里了!”

停下脚步,埃尔隆德回过头来,一双镇定冷峻的灰眸即使在闪烁的灯光下仍是令人印象深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瑟兰是个成年人,我无权干涉他的自由。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忠告,新年快乐!”

“你!”巴德为之气结,“你就是这么爱他的?你们还真是同一类人!”


评论(51)
热度(84)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