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短篇——Endless Loop(无限循环)

【引子】

埃尔隆德:再见了吾爱,愿你安好。瑟兰,愿你再也不要遇见我了…

瑟兰迪尔:埃尔,我会变得强大,为了让你遇见更好的我!

  • 命运之轮,循环不息。


。oOo。.:♥:.。oOo。.:♥:.。oOo。.:♥:.。oOo。.:♥:.

晨光被白色纱质窗帘过滤成乳白色,悄悄充满了这间布置得雅致舒适的小小卧室。

床上的金发青年醒了过来,昨夜的疯狂让他全身酸痛,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用尽全力才坐了起来,轮廓健美修长的身材从凌乱的床单下显露出来,可以看见几个红紫的吻痕分布其上。他的情人已经离开,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只是,在床头柜上留下一叠钱。

那叠整齐的绿色票子,将瑟兰迪尔压进了暗黑的绝望里,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深植于心的爱恋,也已几乎无法承受这反复的折磨。昨晚,当酩酊大醉的埃尔隆德敲开他的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把门直接摔在那张俊朗的脸上!可是……那双幽深得像海一样,在沉沉醉意中栖着一块柔情的烟灰色眸子,还有那一声充满恳求意味的“瑟兰……”,让他再一次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深渊。

他伸手猛地一挥,绿色的纸片就纷纷扬扬地飞舞了一地,像蹁跹的蝶,跌入地上凌乱的衣服里。

 

曼哈顿中心区,铅笔般直刺苍穹的瑞文戴尔大厦的一间巨大独立办公室里,棕发瘦高的高级秘书林迪尔,身着笔挺的西服,递过一摞需要审阅签批的资料夹,同时简洁地汇报:“Boss,您的账户十分钟前汇入了101万美金。款项来源是一个私人账户。”

奢华的真皮椅子上倏地站起一位英挺不凡的黑发男人,刀刻般深邃的眉目冷峻得看不出喜怒,旋风一样冲进顶楼的豪华办公室。弹簧门还没撞上,他已经将双手支撑在锃亮的胡桃木大班桌上,冷冷地问:“您暗地里对他做了什么?!”

“能有什么?我只是给了他更好的选择。”花白头发,精神矍铄的董事长,瑞文戴尔集团的掌门人吉尔吉拉德,好整以暇地回答。

“我说过,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不需要您插手!”

“罗林集团希望在下周开盘日之前公布你和凯勒布里安的婚讯,这将对我们的股价起到刺激作用。在此之前,鉴于你的进展不太理想,我只能助你一臂之力。一百万美金,足够一个年轻人改变命运,实现梦想。”

“我既然答应,就说到做到!您的干预只会让事情变糟!”

“哦?”老者发出一声洞悉一切的叹息,“看来,你又心软了。你的小情人……确有其魅力,但是,你生来就是瑞文戴尔的继承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32岁的你,不用我交待了吧。如果惊动了罗林集团,盖拉德利尔为了独生女儿会做些什么?肯定不会像我这般温和。” 吉尔吉拉德停住话头,站起来,犀利的双眼牢牢盯着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儿子,“有些事情,没有转圜余地。罗林计划暨此与索伦的黑社会势力彻底撇清关系,而我们,与罗林的合作也是迫在眉睫。”

埃尔隆德·瑞文戴尔没有再说话,扭头走出办公室,把门狠狠地摔在身后。

 

“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酒吧换了新酒保,老板说瑟兰迪尔已经辞职。

埃尔隆德在空空如也的小公寓里蹲了下来,点燃了一支烟。物业说他已经搬走了。他只是不甘心,仍然贿赂了保安让他进来。

 

庞大的瑞文戴尔财团,光鲜亮丽的办公大楼,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不过是经过不懈地洗白,与罗林集团一样,靠着肮脏的第一桶金,建筑于盘根错的势力媾和之上。他这位名校高才生,财经界的新宠,财团下一任掌门人,生下来就像身处在黑暗的王国。

遇到瑟兰迪尔,是他一生中最温暖的色彩。那个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孤儿,虽然拥有惊人的美貌,却始终倔强地靠双手养活自己。不用想,他过去的26年生命中,遇到过多少残忍不公的对待,但是,那澄澈的蓝宝石一般的眼神,就像丛林中潺潺的溪流,经过了山石、枯木、落叶、泥沙,却仍然清澈见底,不染尘埃。

 

埃尔隆德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又重重地呼出。他答应父亲,与瑟兰迪尔分手,老老实实跟凯勒布里安结婚,但是,昨晚喝醉之后,双腿却跟从心的指引,再一次把自己带到了这里。

绝望的激情,整夜的纠缠,在晨光熹微之时,望着倦极而眠的恋人,留下一叠钱悄悄离开。他知道,他这样做,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瑟兰迪尔会彻底恨上他,就切断了自己的退路。现在,愿望实现了,他的心,却如此不甘,如此痛楚。

埃尔隆德掐灭了烟蒂,起身离开。

 

顶级豪华酒店的大厅,一场穷奢极侈的婚礼即将举行,非富即贵的宾客如云。瑟兰迪尔在侧厅忙碌着,耳朵悄悄地倾听着里面的喧哗。人潮川流不息,他的注意力只集中在卓然站立于人群中心的黑发青年。隔着衣服按了按口袋里的机票,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混到旧情人的婚礼来做侍应生,自尊在谴责着自己的荒唐,可是,最后任性一次吧。

 

当一连串的爆炸声骤然响彻大厅,埃尔隆德突然瞥见右侧门边有一位身材颀长的侍者,那头留驻着淡淡日光的浅金色头发,令他的心猛地一跳!

旋风般甩开保镖旋风般冲进呛人的浓烟,在一把抱住那人滚落在地的瞬间,爆炸冲击波裹挟着火焰向他袭来……

 

----------------------------

“埃尔!我被录取了!还有一位神秘的富翁愿意资助全部学费!”

少年咯咯地笑着,兴奋地跳过矮篱笆向他跑来,那头浅金色的长发飘起来,在夕阳下闪烁着欢快的光泽。

黑发男人一把接住了他,奔跑的冲击力让他强壮的身躯也不禁后退了一步。

“瑟兰,真是太好了!”他欣慰地笑着,揉了揉少年柔顺的头发,接过烫金的录取通知书,烟灰色的眸子里满是欣喜,“16岁就被大学录取了,你真是最棒的!”

少年搂住了他的脖子,“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在黑暗中挣扎……”他的笑容一瞬间淡去,眼神里又浮起一丝忧郁。

“前路有阴影,那是因为你身后有阳光。”黑发男人郑重地拍拍他的肩。

 

埃尔隆德在小巷底部发现他的时候,他正被三名壮汉欺凌。没人知道这样的日子他过了多久,怎么熬过来的,少年绝口不提。但是,自从埃尔隆德救下了他之后的一年多来,他身上的沉郁日渐减少,一天天变得阳光起来。瑟兰迪尔长到了他鼻尖的高度,身体也健壮了许多。看着少年生机盎然的脸庞,黑发男人开心地笑着说:“为了庆祝你被哈佛录取,我们去吃大餐!”

 

入夜,小小的公寓里,只有浴室还亮着灯。埃尔隆德对着雾气蒙蒙镜子看着自己,素白的节能灯下,双臂和手指的边缘几乎变得透明。

这个月来,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时间不多了吧。

他盯着镜子,恍惚看到了心爱的人的影子。

 

对不起,我是酒保,不是男妓。

谢谢你……那个客人已经多次骚扰我,今天晚上要不是你……我叫瑟兰迪尔…

埃尔,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等我下班?

我不但很会调酒,还很会做菜哦!

去旅行?就我们俩?

谢谢你……埃尔!从来没有人为我做这个……

 

柔软温和的瑟兰迪尔,他最想要保护的人,但最终,还是伤害了他。这一次,他希望16岁的男孩变得足够坚强,能抵御这冷酷的世界。


打开移门,赫然对上抱着枕头的金发少年,纯净的双眼中带着一抹羞赧:“埃尔,我睡不着……今晚,能不能到你房间睡?”见对方没有回答,他不好意思地垂下目光,语气仍然是坚持,“下周,我就和加里安他们几个一起去打暑期工了,直到开学,然后就去学校报到……我想,和你聊聊天……行么?”

 

无法拒绝,埃尔隆德讪笑自己,无论瑟兰迪尔多大,他总是无法拒绝那双晴空般的眼睛。他们挤在狭小的床上聊了很多,多半是关于未来。

两个人开心地笑着,突然之间落入一片沉默中,视线胶着在一起,瑟兰迪尔的脸在昏暗的朦胧中是那么的美,金色的睫毛轻轻翕动,饱满的唇像兰的花瓣,慢慢地凑上来,生涩地吻上了改变了自己命运的黑发男人。

双唇相哺,气息交错,少年身上的清香是那么蛊惑人心。长时间的禁欲使男人的身体极为敏感,全身似弦拉紧,不由自主地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少年发出难以遏制的鼻息,手掌下面,稚嫩而纤薄的肩胛在微微颤抖。

男人突然清醒过来,放开了瑟兰迪尔,退到了床的边缘,自责地说:“对不起……你还是个孩子……”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是我自愿的!埃尔,我想让你舒服……除非,你心里有另外的人?”

“瑟兰!不是这样的!”埃尔隆德无法解释,却不能跨越心里的坎,“我已经32岁……”

“好吧,埃尔,再等我1年半!我就成年了,你等我,好不好?”少年眼睛里亮晶晶的,他纯真的感情美好得像梦境一般。

“不要急于承诺,你还年轻,生活有着无尽的可能。永远不要为了取悦他人而活着!”埃尔隆德只是笑了笑。

 

暑假工结束之后,晒黑了一圈但是神采飞扬满载而归的少年没有再见到埃尔隆德,只在床头发现了一纸便签,上面用刚劲的笔迹寥寥写着:“瑟兰迪尔,不要在时间的洪流里原地等待。不要失去自我。当你让自己变得强大,才能追逐梦想。”

 

-----------------------------

 

YX综合医院的ICU病区外,林迪尔悄悄地追上了一直在外徘徊的瑟兰迪尔,将芝加哥一家小酒馆的产权书交给了他。

“埃尔,他,他醒了么?我能不能见见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年轻的酒保努力抬起下巴,不让它落下来。

“还没有。少爷说,这家酒馆你一定能经营得很好。他希望你接受他的歉意,他说不能给你更好的,还是不要再见面了。”望着瑟兰迪尔黯淡下去的眼神,秘书公事公办的语调之下,也有一丝不忍。

 

ICU病床上,黑发男人的身上接驳了条条管路,双目紧闭,但是,无人发现有一瞬间他的眼珠微微转动,苍白的唇角似浮现出一丝笑意。

“再见了,瑟兰,愿你安好。还有,不要再遇见我了……”

心跳监视器上,一切归于平静,一条平直的线条延伸着,没有尽头。

 

另一个时空中,一场盛大的慈善酒会正在举行。26岁的青年才俊,罗林集团的首席金融分析师瑟兰迪尔,璀璨的金发,惊艳的容貌,一身高定西服将他出色的身材包裹得令人心驰神往,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中心。罗林集团董事长盖拉德利尔,亲自将他介绍给自己的战略联盟伙伴,瑞文戴尔财团总裁吉尔吉拉德。矜持寒暄之际,旁边一位黑发男人转过头来,瑟兰迪尔愣住了。

目光一瞬不瞬地锁住了他,眼眸里迸射出灿烂的光华,满是不可思议的惊诧和失而复得的狂喜。

黑发男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面前这个被誉为“金手指”的华尔街新宠,微笑着伸出手,露出雪白的整齐牙齿:“埃尔隆德,很高兴认识你。”

 

命运之轮,再一次地,开始慢慢转动。

评论(50)
热度(70)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