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短篇——天降灵珠(番外HE)

今天一早,收获了满怀生日祝福和贺文,心里的温暖和幸福真是无法言喻!

ET-bgm公司的各位同仁们,有你们真好!谢谢大家的贺文,我真是,开心地流泪ing!

为了同乐,把灵珠番外更啦!么么嗒!请支持我的朋友们一起吃糖~~~还有31日生日的同事水水 @金生水 也生日快乐哟!


-------------------


那一日,朝霞未升,于梅树下打坐的星穹真人,缓缓睁开如夜海般深邃的黑眸,施施然倚在粉白院墙下的少年便映入眼底。周身笼罩在柔润光华之中的英俊少年,白衣胜雪,梅花落英坠于肩上,只像雪花没入,金发、碧眼、雪肤、红唇,独有一种天人合一的美,圣洁而又灵动。少年淡然走近,微微俯身相望,璀璨双眸的光芒惊得星穹道长已沉稳多年的心,猛地一跳。修道已久,自懂得世间一切美貌不过是转瞬即逝的障眼法,红尘千秋,过眼云烟。但是,这一刻,竟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星穹真人幼时天资聪明,是林谷古国第一王储艾隆,身份尊贵,锦衣玉食,但也看尽繁华之下的腐败淫乱。昔日林谷国强盛繁荣,更有一枚镇国之宝——维雅宝戒,珍贵无比。不料珍宝引来西方邻国觊觎,设计离间了国王最为器重的大将军。将军惨被灭族,而林谷国失去国之良将,在不久之后被邻国铁蹄践踏,辉煌宫阙付之一炬,藏宝洗劫一空。当时年仅六岁的艾隆王子在乱军之中被舍人冒死藏匿箱笼,偷偷推入河道,得以孤身逃脱。艾隆被一名渔夫救起,因无力抚养,将他送到了会仙山。自此拜入观主门下,隐姓埋名,潜心修道。因其特殊的身份和经历,自幼便历经磨难的星穹真人心智坚强,睿智仁和,自有一种繁华落尽的沉稳,不久便青出于蓝,修道有成,一转眼三百年光阴悠悠而过。

直到,自称瑟兰的翩翩少年,眼神如同春日初阳穿透云层,洗尽世间阴霾,轻易刺破了道长三百余年的平静心绪。

星穹睿智,早已参透那少年乃是一个灵体,真身便是能够驱尽一切邪祟的瑟兰灵珠。奈何本已平静如镜的心湖,如今又起了微微波澜,瑟兰身上有着一种不同于凡俗的从容自在,像是阅尽世事,万般皆知,却又那样涉世未深,率直纯真,这奇异的矛盾在他身上竟浑然天成的一派纯善,相处日久,心中那淡淡悸动竟渐渐化为遒结的藤蔓,紧紧缠绕心魄,待到惊觉时,已是欲罢不能。

他深感惭愧,只得日夜加紧修行悟道,欲平息那日渐强盛的情感。他不得不告诫自己,瑟兰看到什么都好奇和涉猎,均因初下凡尘一时的新鲜,便是那毫不掩饰的恋慕之情,也不可当真,日久便会化为寻常。然而,心中却又暗暗苦涩难言。

习惯了日日被清灵的磁性嗓音在耳边萦绕,总是在不知不觉间,目光追随那个充满活力的身影。星穹不敢想哪一日瑟兰若被天庭召回,该如何自处。他迟迟不肯透露,灵珠的圣光可以助他击溃妖魔,只想尽自己法力去战胜,便可多留瑟兰在身边一些时日。

 

不料,蛛妖法力甚为高强,三番两次卷土重来,看着苍生百姓受苦,道长终是于心不忍,毕竟,是因一己私心,而延长了这邪祟的性命。正在纠结之时,瑟兰兴冲冲寻来,已从小道童口中得知了个中端倪,主动想要助战,心思灵动倏忽间竟又提出洞房之约。星穹不禁喜忧参半,隐约的欢喜滋味,瑟兰,真心想长相厮守么?而忧虑的是,灵珠仙童份属天庭,虽不位列仙班,私自下凡也是犯了天条,若被天尊探知定会即刻召回的。这一分离,便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了。然而这一份痴念,又如何能宣诸于口?

于是,瑟兰夤夜叩门之时,坐于帷帐之中的艾隆,正默默想着,也许,除妖之后,立刻带着灵珠偷偷逃入昆仑山里,在蛮荒深山与瑟兰悄然相守,度过余生?思虑间,情知自己已被春日野草般的情丝,在心中疯长,无法剪除。

及至帐中相对,星穹将幽如深潭的黑眸投注于少年身上,对方毫不自知,自己在烛光下有多么美,那浓密英挺的剑眉,卷翘的睫毛,晴空般的清澄眸子,即便带着微醉的情欲,仍是那样本真,不染尘埃。

随着他轻柔的动作,星穹的衣袍落下,心却在轻轻颤抖,竟然带着一丝情不自禁的期待。

当瑟兰微凉的手指触到了星穹的温暖胸口,似有一道电流从指尖窜进了道长的身体,下腹涌起一股热气,欲望不可遏制地昂扬起来。自以为修炼经年已牢不可破的意志力竟毫无防护地被击溃,周身真气激发,帷帐无风自动,他喟然暗叹,闭上静待。

然而,瑟兰在那一瞬间犹豫了起来,最后倏地收回了手,以一贯的灵动身法,逃一般地离开了房间。

他不曾看到,那一刻艾隆徒然伸出手去,想挽留他的衣袂,却终是不及,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影隐没于漆黑的夜色里。艾隆剧烈跳动的心又沉入谷底,“难道瑟兰终于醒悟,那喜欢只是一时的迷惑?又或是,只是想捉弄我,看我失去矜持,无奈妥协的样子么?”他的手腕缓缓垂下,决然离去的身影,令他失去了询问的勇气。

翌日,在灵珠圣光照耀下,恶战一番后蛛妖果然伏诛,还未及欣喜,灵珠便被天庭召回。晴空碧海,水天之间,只余下星穹一人茕茕孑立于海面上,痴痴地凝望着空无一物的天际,天人永隔,竟是如此锥心之痛。

 

瑟兰回归玉清圣境,本因私下凡尘而领受处罚,但天尊念其助人除妖,且无其他过错,便也不甚为难于他,只令他回小阁面壁思过。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百无聊赖不知岁月,瑟兰思念悠长,但忆起星穹对他的躲避,顿觉意兴阑珊。再一思量,几百年过去,也不知道长是否已经老去,唯怅然叹息而已。

一日,有小仙童入阁将灵珠及九龙座架一并捧走,瑟兰不解地幻化出灵体,上前询问之,答曰:“天尊之令,已将灵珠赠于新晋的仙君。”

 

紫云阁内,仙君一身白衣飘逸,黑如鸦翼的鬓发,回首而视,那入鬓长眉,深邃面容,竟是星穹真人,几百年修行,他已得道成仙。

瑟兰又惊又喜,“艾隆!”迎上前去,却瞬间词穷,“好巧……”

仙君报以温曦微笑,低沉磁性地笑声拍打着少年的心弦:“是啊,好巧。”几句寒暄之后,便无言以对,瑟兰心中似有无数的话语要倾诉,到了嘴边却化为乌有。

渐渐沉默下来,无奈地想要回复灵珠真身,却遍寻不见了九龙座架,那座架不仅用于安置,其结构也有集纳天地灵气之功,瑟兰平日均静置其上,已经习惯,小仙童早已离开,他无处询问,便四处寻找。

来到仙君静室门前,举手叩门,有温润嗓音传出:“瑟兰,你进来吧。”当年回忆又劈面袭来,瑟兰咬牙压下心头悸动,推门而入。

室内灯光幽暗,布置陈设竟与当年星穹斋室一般无二,帷帐之内,朦胧一人影独坐悠悠。仙君只着纯白内袍,面部神情被床幔阴影遮蔽,不甚分明,唯有眼神如一潭湖水,静静望着来者。

“我……我来找座架,可在你房里?”瑟兰嗫嚅道。

星穹仙君轻轻招手。瑟兰甫一靠近,那熟悉的好闻味道萦绕鼻端,似无形羁绊将他包围起来,当年的一切,梦中无数次的重演,如今再度轮回。他竟有一丝想要逃跑的冲动。

“这些年,你可曾想过我?”艾隆平静地问。

在无数念头间颠簸的瑟兰,不假思虑地脱口而出:“自然!我每日所做,除了这一件事情,便再无其他。”

艾隆眼中有星光闪烁,将他的手拉起,贴于温暖坚实的胸膛:“当年,我还欠你一个洞房花烛……”

 

——The End ——

 


评论(35)
热度(54)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