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海底两万里(9)

上节写到,领主要上岛去打猎,大王同意了,不过带着谜之不悦~~~花絮有提到,此地的危险因素里面,有土著人哦。

***************************

第二天一早,三位乘客兴冲冲地出发上岛了。

“肉!!!我来了!!!”索林双手划着桨,眼睛却紧盯着小岛上茂密的树丛,仿佛里面的小动物已经等着他来烧烤了。

“请注意礁石!”林迪尔则紧张地叮嘱着鱼叉手。

埃尔隆德坐在两者之间,目测着小岛在海洋中的位置。确实没法逃跑,这片水域太危险了,而且小舟也存贮不了多少食物以支持他们再转到其他补给地,晚上必须回到潜艇去。

根据记载,这一带的陆地上有土著人生存。

海水平静极了,救生艇轻快地向着小岛驶去。索林像孩子一样快活,像刚刚越狱的囚犯乐不可支。

“但还得看看有什么猎物可以打,谁知道我们在树木里会遇到什么动物……”林迪尔被索林的笑声吵得不耐烦,嘟哝着。

“就算是只老虎,我也会吃了它!”后者信心满满地喊,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大块的焦黄的烤肉,“四条腿的!没有羽毛和鱼鳞的!只要它出现,我就给它吃一颗枪子儿!”

 

踏上陆地的瞬间,不止是索林,埃尔隆德也感到一种由衷的踏实。亲近陆地,那是一种千百年的生存习惯,已经溶入了人类血液的本能。

此时,他们不再是囚犯,即使是短暂的一天,他们也获得了探索森林的自由。

绿树苍苍,抬头仰望,清透的蓝天映衬下,树冠上还结着硕大的椰子。他们在树下找到一些掉落的椰子,用石头砸开饮用清甜的椰子汁。

“太棒了!”索林欢呼。

“好喝!”林迪尔也忍不住称赞。

教授让他们多收集一些椰子放入小舟,到时候带回潜艇去。

整个早上他们毫无困难地找到大量蔬菜和水果,但没有发现可猎取的动物。

埃尔隆德开玩笑说:“我们得赶快找到几只四条腿的动物,不然索林会把我们俩吃掉的!”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他们都在树林里搜索,可惜收获的只是更多的蔬菜和水果。

两点多了,教授决定回鹦鹉螺号去,他想让船上的人们也尝一尝久未沾牙的陆地蔬果。

救生艇满载着收获回归,只是索林非常沮丧,最想吃的肉落了空,他一路抱怨直到回房间。

 

次日,鹦鹉螺号照旧搁浅着,情况没有丝毫变化,大家只有等待,索林又提出上岛去打猎。

这一次索林盼望运气好一点,能打到猎物,强烈要求从森林的另一端开始搜索。

埃尔隆德莞尔一笑,就指示林迪尔遵从他的意思做,沿着海岸线行进。

当他们靠近树丛,一群鸟儿轰然腾空而起,叽喳叫着向林深处飞逃。教授虽然致力于海洋研究,但是他的贵族身份使他对于狩猎颇有经验,一靠近这里的鸟它们就非常害怕,这使他想到这个岛上果然住着有人,因为鸟儿们已经知道不要相信人类。

但是,饥饿战胜了对于土著人的忌惮,一行人并未因此而退缩。

 

有趣的是,最终提供大家早餐的并未索林,而是林迪尔,他射中了一只鸽子和一只斑鸠。他们在水边把猎物剥洗干净,生起火堆烤得焦香四溢,开心地大嚼一顿。然而这两个小东西只让索林饱足了片刻,随即继续寻找他念念不忘的四足走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大约两点左右,终于,索林逮到了走兽——一只肥壮的野猪,并一枪把它撂倒了,埃尔隆德和林迪尔松了一口气。鱼叉手一边哼着渔歌一边娴熟地处理猎物,很快把兽肉准备好了,放着晚餐烤来吃。

此后他们又接连遇到了几只其他的动物,看起来象小个头的袋鼠,索林乐坏了,又打了四五只,简直无法抑制兴奋之情,喊着明天还要来岛上,必须把所有的四足走兽都猎走。

当他们整理着丰富的战利品的时候,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的意外状况将毁了这个计划。

 

六点左右三人走回了小舟附近,鹦鹉螺号就在两英里开外目力所及的地方,他们打算在岛上解决晚餐再回去。

烤野猪肉真是太美味了,只撒了一小撮索林随身带着的盐,就算没有庄园里的大厨和种类齐全的调味料,在配上菠萝和椰汁之后,埃尔隆德和林迪尔一致认为这一顿可以列入最可口晚餐排行榜之一。

“咱们今晚干嘛不在岛上宿营呢?”林迪尔提议。

索林立刻附和:“对呀!没准我们回去后再也不能来这儿呢!”

没等教授发表意见,一块石头倏忽而至,呯地落在脚边。

来不及站起,三人将头转向森林边缘,林迪尔说:“天上可不会下石头!”第二块石头呼啸着在他身边着陆,打断了他的话头。

他们抓起枪,站了起来,准备抵抗任何可能的袭击。 

“那是野兽吗?”索林大喝一声。

“不,那是土著人,”埃尔隆德回答,“上船!快!”

一瞬间,十二名手持弓箭的土著人从森林里奔跑而出,距三人仅百步之遥。

救生艇就在二十步远处。

土著人缓缓逼近了外来者,没有冲过来,只是嘴里发出愤怒的叫喊声,用石头和箭把他们赶到了包围圈里。

 索林舍不得抛下他辛苦得来的猎物,他一手夹着野猪,另一手夹着袋鼠,跟着教授他们向小舟跑。很快他们抵达了小船,火速登船起锚。

可是到了海上危险并没有解除,土著人淌进了浅滩继续追击,水深只到腰部。好在要不了几分钟救生艇就划到了鹦鹉螺号的这边,野蛮人们过不来了,潜艇静静地停泊在那儿,甲板舱盖开着,三人爬进舱内不禁心生感激,索林小声说了句“哎呀差点儿就挂了……”


林迪尔陪索林去把猎物交给后勤官,教授则被一阵优美的乐声所吸引,快步进了图书室。巨大的舷窗下,金发艇长正在投入地弹奏一台风琴,双目微闭,对来者置若惘闻,完全沉醉在缓缓流淌的音符里。

直到被教授触碰到肩膀,他才猛然一惊抬头,但只是一瞬间,他的神情又恢复了平静,沉声说:“哦,是你,教授。你们的狩猎如何?有没有打到什么有趣的标本?”

“是的,船长,满载而归,但是我们不走运地引来了一群土著人的攻击——至少一百个!”

但船长不以为意,轻蔑地说:“鹦鹉螺号才不会怕他们的攻击呢。”随后他再度弹奏起风琴,仿佛世上一切事都不关心。


第二天早上六点,埃尔隆德起床攀上平台,透过晨雾看得到那座小岛,以及仍然聚集于海难上的土著人,比头天更多了,约摸有五六百个!

再去打猎显然不可能了,索林只怕会很生气。一天过去,那些土著人似乎商定了战策,更加斗志昂扬,开始坐上独木舟向潜艇靠近,接着放箭射向鹦鹉螺号。

教授迅速走下瞭望台,下到船舱去找瑟兰迪尔。他走到自己房间的隔壁,敲了敲门,船长在里面应答:“请进!”

他坐在房里好整以暇地读着一本书,此时抬起疑问的眼神看着来客,毫不客气地说道:“您打扰到了我,但我想您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严重的原因。”

“非常严重!”教授着急地解释,“土著人把我们包围了!要不了几分钟会有几百个野蛮人攻打潜艇!”

“哦,”令教授惊讶的是,金发男人仍然不为所动,甚至低头将视线移回到书上,“他们乘着独木舟过来了?”

“是的!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他们越来越近了!”

“没有比这更简单了,”他欠身在桌上按下一个按钮,向他的船员传达了一个命令,“这就行了,舱盖关闭了。不用害怕了。”

“但是,危险仍然存在呀!”埃尔隆德简直急坏了。

“您所说的危险,到底是什么呀,教授?”瑟兰迪尔终于丢开了手中的书,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的客人。

“明天早上这个时候,我们得重新打开甲板舱盖让潜艇换气,如果野蛮人那时候爬上来,你怎么阻止他们进来呢?”

“没事,他们不会进来。”船长站了起来,将身上的制服拉平,若无其事地说,“明天下午,三点差二十分,鹦鹉螺号将会浮起,我们就会离开托雷斯海峡。”说完,他丢下教授径直离开了房间,全然不管后者用不可思议地目光盯着他,疑惑着刚才到底是和天才还是疯子对话。


********************

*甲板舱盖到底长啥样呢?哦~~~这样。

那么“明天”换气的时候,大王到底怎么就这么自信野人不会爬进来呢?

明天就知道啦!!



*风琴Organ,自由簧鸣乐器,键盘排列与钢琴相同,靠空气压力使一组自由簧片振动而产生乐音。

本来我很想把乐器改成竖琴,不过一想到我们大王坐在风琴前,俯仰有姿地弹奏着,一头金发随之起伏拂动……风琴就风琴吧!



 

 

评论(17)
热度(31)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