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海底两万里(6)

昨天那章电啊电得,翻得两眼被电晕了,接下来是机械了么?抹了一把冷汗~

我们大王继续耍帅!(大王:我就是帅,什么时候需要耍?)

*********************************

瑟兰迪尔长身而起,自书桌上取来一卷图纸,展示给教授。图上的潜艇是一具极大的圆柱体,状若雪茄,全长达70米。而头部的那个强劲的螺旋桨则是它的推进力的来源。看到这个螺旋桨,教授就明白了“海怪”给船只造成巨大损伤是因何而来,这个部件显然也可变成致命的武器。

教授看得入神,但是船长的参观路线还没有结束。他随即带着客人返回船舱,途中,埃尔隆德经过林迪尔和索林的房间门口,他们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饭。

经过厨房,来到轮机舱,在这里,目暏实物的埃尔隆德真正领略到潜艇的强大之处,机器的运转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它比任何寻常船只都要坚固,绝不会被风吹动,也不怕火,甚至不怕被其他船只撞击!”艇长显然对鹦鹉螺号极为自豪,双眼闪烁着喜悦,与初时的冷冽判若两人,“它在平稳的水底行进,因此船身几乎没有抖动,在里面不会难受,我的鹦鹉螺号是最完美的船只!”

“但是,你是怎么秘密地建造出如此神奇的潜艇来的呢?”教授终于问出了这个脑子盘桓良久的问题。

“每个零件都是从世界的不同地方订制的,”瑟兰迪尔回答,“然后它们都被带到一个热带荒岛上面,组装起来。”

“最后一个问题,船长,你很富有吗?”

“极~其~富~有,先生,我可以轻轻松松地还清你们法国的全部国债,毫不心疼。”

教授惊诧地瞪着面前的神秘男人,却完全产生不了怀疑的情绪,优雅的谈吐,雍容的举止,瑟兰迪尔活像一位国王。是的,实际上在这艘神奇的潜水艇里,瑟兰迪尔就是国王。

埃尔隆德已经听了很多,看了很多,但是胸中的问题却不减反增,一个个问题象气泡一样争先恐后在涌出来,但是,他深知自己多得是时间去探寻答案,暂时见好就收。

 

鹦鹉螺号马上要开始搭载上新乘客之后的首次航程了,在启航之前,瑟兰迪尔要校准定位。潜艇上浮到海面,船长带着教授爬上一段楼梯,上去观察位置。楼梯通向一个出水仅仅3英尺的平台,埃尔隆德抓住了这个欣赏海上风景的机会,因为他不知道这次以后多久才能再次仰望天空,他贪婪地将纯净鲜亮的天空纳入眼底,而此时,船长正带领着驾驶员使用仪器测量太阳偏角。

在得到满意的结果之后,瑟兰迪尔转身望向仍然眺望着天空的教授,朗声说道:“教授,我请你将视线转到海洋上来,你看,海洋正在苏醒,将重温它的日常生活,研究和观察海洋里的生物是多么令人着迷!千千万万的微小生物在海水中荡漾,几乎在每一滴水中就蕴含着无数的生命,每个生命都有着自己的作用,自己的功能,使海洋充满了生命力。”

他的声音变得柔和,充满感情,仿佛能看见那些微小的生物,他的眼睛烁着浩瀚的波光,微笑悄悄地闪现于坚毅的嘴角,当他说这些的时候,埃尔隆德感觉对方就像身处他方,明明就站在旁边,却又那么遥远。

“人类有太多太多东西要学习,教授,当你到达极地,你还会看到做梦都想不到的奇观。”

教授再次大吃一惊,极地,人类难以到达的地方!他望着那头在天光下闪耀的金发,思忖着鹦鹉螺号莫非将要带他们去南极或者北极吗?深思中,他跟着瑟兰迪尔走下舷梯,回到了图书室,并被独自留下来开始他的研究,思考,而船长则去指挥航行了。

时间在深思中转瞬即逝,当埃尔隆德还在想着神秘的船长到底是什么人的时候,林迪尔和索林来找他了。和任何第一次来到这座壮观的图书室的人一样,他们的表情充分地表达了自己的诧异,索林忍不住问:“这是什么地方啊?是伊鲁伯的博物馆吗?”伊鲁伯是他的先祖缔造的一座雄伟的城市,虽然在当年的变故中已经被毁,但仍然长存于传说中。

“我的朋友,”黑发的学者坦率地回答,“你瞧,你自己也清楚这并非传说中的城市,我们正身处鹦鹉螺号上面。我知道你一直想着要逃走,不过,我打算在这里多呆着日子,既来之则安之,正好可以好好看看这艘奇妙的潜艇还有什么新奇之处。”

“在这个钢铁监狱里面有啥好看的!!!”索林着急地抗议,“我们盲目地在海底下走……航行而已!啥也看不见!”

仿佛专门为了反驳索林的话, 一种奇怪的声音突然响起,好像一扇门正在打开,但是并不是从门口传来,他们向着声音望过去,原本空无一物的一面墙上,正有一左一右两块镶块缓缓滑开,出现了两扇巨大的玻璃窗,光线从那里投射进来。

这下,他们能看到外面的景像了!

天啊!这是何等壮观的场面!没有笔墨可以形容教授此刻的感受!

 整个房间充满了五彩斑斓的色彩,如同置身于无比巨大的水族馆。

“索林,你刚说要看,现在,你可以看了……”教授喃喃地道,这话看似向鱼叉手说的,实际上也是对他自己说的。

窗外,无数前所未见的鱼儿游戏于澄澈的海水中,鱼儿和其他的海洋生物,被鹦鹉螺号的灯光所吸引,追随着潜艇,翩翩起舞,那美丽的颜色和千姿百态的形状令埃尔隆德深灰色的眸子牢牢地锁定在那里,再也无法移动,至少两个小时,他出神地观察着,欣赏着,赞叹着。

 

**********************

*文中船长说“Extremely rich, sir. I could pay the national debt of France without missing the money.”,想像中大王翻了个白眼,那表情简直了2333~~~那么船长这是多有钱啊?在《海底两万里》出版的年代,法国的国债有46亿法郎,有人算过这笔钱到了现在快要达到200亿美元了!说这点钱花出去想都不用想,实在太壕了有没有!

*船头上装的螺旋桨大概是这个样子,看到他跟教授一样容易理解,鹦鹉螺号还真是“海怪”啊,碰到它不被“咬”个大洞才怪呢!

评论(22)
热度(36)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