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我心

我萌我的,干你何事?

【ET】海底两万里(3)

你们期待已久的大王出场啦!!!

******

幽暗的夜海一平如镜,波澜不兴,两个人以仰泳的姿势漂浮着节约体力,等待着可能的营救。
但是,到了后半夜1点左右,埃尔隆德累极了,困意不断袭来,踩水的腿已经麻木,他对林迪尔说:"你走吧,别陪着我了!你还年轻,一个人逃生机会更大些。"
"丢下我的主人独自逃生?绝不!"忠仆断然回绝。
正在这时,月亮突出云层,照亮了天空。海面反射着皎洁银辉,一碧千里。如果不是身处这般窘境,教授几乎要赞叹美景了,不管怎样,月光还是让他们又鼓起了一线希望。

"看!"林迪尔望见林肯号的舰影就在5英里远的地方,可是他们已经喊不动了,就算喊也没用,距离太远了。
埃尔隆德渐渐有些迷迷糊糊起来,突然他们听到在一片寂静之中仿佛有其他的人声!
"是谁?谁在那儿?"林迪尔带着惊喜和忐忑喊道。
"救我们!"教授也振作精神,再度呼救。也许有其他的幸存者呢,如果是救生艇过来找他们就再好不过了。
林迪尔喊了几声之后,努力地伸长脖子望向声音发源之处。
教授不禁问:"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我看到……"贴身男仆期期艾艾地说不出囫囵话来。
埃尔隆德的心沉了下去,他想到了这几周以来,他们所热衷于追捕的是什么。
是那家伙吗?他也努力伸长脖子,但是一下动作过猛,整个人沉到了水下,情急中手臂触及一个坚硬的物体,来不及细想就本能地攀附了上去。那坚硬之物似乎在托着他上缓缓升,当终于感觉到空气又灌进了肺部,教授昏了过去。
等埃尔隆德睁开眼睛,见到上方有一张脸,不是林迪尔,但也并不陌生,正是鱼叉手索林。
"我们在哪儿?这是什么地方啊?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你也跟我一样掉下来的?"他迫不及待地抛出一堆问题。
"我最多只能回答后两个问题,教授,"索林回答,"太暗了不知道我们身在何处,也看不清周围的情况。我跟你一样掉进了海里,不过我很快找到了这块漂浮物,爬了上来。"
教授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句:"漂浮物?"被索林搀扶着站了起来,埃尔隆德仔细地听了听,果然,"漂浮物"底下是水。
"我们就站在那东西上!"霍地抬起头,他对鱼叉手说出了晕过去之前心里已经隐约成形的猜想。
"那东西?"
"就是攻击我们的那个东西!"教授心里愈发焦虑,"我们就站在它上面!"见索林仍是一脸茫然,他蹲下去用指关节叩击一下"地面",坚硬如铁,绝不是寻常的动物皮肤的质感。
听到漂浮物发出的"哐啷"一响,鱼叉手立时明白过来,这正与他前一天夜里用鱼叉奋力一掷制造的声响同出一辙。
对博物学家来说,这个声响却意味着另一件事儿:这不是海洋生物,也不是什么海怪,他们所站于其上的是人造的,一种特殊的船只——潜水艇!
于是问题来了,这可不是合适的栖身地,潜水艇随时都会一头扎进深海里去,把顶上的人也带到海底。
埃尔隆德正暗自焦急,林迪尔走近,教授抬头看着被遗忘了好一会儿的秘书,听见他说:"教授,我好像听到里边有动静……"
不等他说完,埃尔隆德就立刻匍匐着查看四周,想找一个从内打开的结构,比如舱门之类,可是,他的检查因缓缓踱入云团的月亮收敛了光线而进展得很不顺利,最终,他们被彻底遗留在黑暗中。
潜水艇突然动了起来,埃尔隆德暗道不好,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了吗?
正当他纠结着要不要做个祷告的时候,索林开始大喊,一边用尽全力拍打着潜水艇的外壳:"救命!救命!让我们进去!"
他的呼喊起了作用,一扇隐蔽的舱门被打开,从里面爬出来一个人影,说了一句什么,但是教授他们都听不懂那语言,那人又和突然的出现那样消失了。
几分钟之后,又出来了8个蒙面人,二话不说就把幸存者们拖进了舱门。
他们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走着,向下向下再向下,最后被推进一个小房间。嘭一声,门关上了,把三个人独自留在了黑暗里。
"这到底是些什么人!?"索林怒气冲冲地咆哮,"竟敢这样对待我们!是海盗?好极了!下一次见到我索林的时候,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冷静,索林先生,"林迪尔安静地说,"看看再说吧,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还好我的刀子没有被搜走,下次他们再敢来,我绝不客气!"
"林迪尔是对的,索林,"教授也说,"我们首先得搞清楚他们是不是海盗,不可贸然行动。没准他们在监听我们的对话,还是冷静下来再做打算。"
教授开始在黑暗中探索周围的环境,五步之外就是铁质的墙壁,转身再摸,他撞到了一堆木头桌椅,但是始终没有摸到门和窗。
突然之间,屋里的黑暗被刺眼的白光所驱逐,"囚犯"们不得不花了好几秒钟来让眼睛适应突然的变化,继而在一片死寂的金属盒子里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潜水艇有没有开动,也不知道在洋面上还是海底。

所幸没有多久,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旋即门开了,两个男人出现在门口。
一个个头稍矮,肌肉发达,宽宽的肩膀,红褐色头发,留着小胡子。
相比之下,另一个男人更为引人注目。他身量极高,一头浅金色长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如果说那金发让见到他的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那么接下来他的面容,那张俊美无比的脸,更是令人一见难忘,以至于教授等三人都愣在那里。
高个子男人用一双镇定的冰蓝色眼睛环视了室内,最后将视线集中在教授身上,他的目光海一般的宽广坚毅,无所畏惧。埃尔隆德在心里暗暗惊叹,就算这一天一夜发生了太多奇异的事情,也不及此刻震撼。
他的出现无端地给埃尔隆德带来宽慰,化解了焦虑。但是,那双澄澈的蓝眼睛注视下,教授几乎生出被看透了灵魂的错觉,心跳都快要停了。
金发男子转头对他的同伴说了几句教授听不懂的语言,不难看出他问了一个问题,因为褐发男人摇了摇头作为回答。
随后他们又一起注视着三名不速之客,教授决定抓紧机会说话,先用母语,"我是埃尔隆德·瑞文戴尔教授,这是我的仆人林迪尔,那位是索林·欧肯锡,鱼叉手。"
没有反应,教授改用西班牙语重复了一遍。
金发男人认真地听着,没有说话。
教授让索林用英语又说了一遍,他猜想这种几乎全球通行的语言总该奏效了吧,但是直到林迪尔用德语说话,对方仍然没有反应。
教授甚至搬出了拉丁语,还是无效,金发男人只是冷着那张看不出年龄的俊美绝伦的脸,不发一言。
小房间里沉默下来,双方默默对视了片刻,两位来者就退了出去。
埃尔隆德与林迪尔他们面面相觑了一阵,坐在木桌子边上,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索林的肚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另外两个也好不到哪儿去。
没想到门又开了,进来了一个小个子,送来了不知用什么材料制作的几件衣服,以及三个大餐盘。
"你猜他们会给咱们吃什么?海龟肝炖鲨鱼?"索林竭力想活跃下气氛,但是教授和秘书都笑不出来。
饭菜在桌上摆好了,没有面包或酒。教授依稀认餐盘出里面有鱼,但是很多东西完全没有概念,甚至分辨不出是肉还是蔬菜。
林迪尔和索林才没有教授那种学究精神,他们在忙着狼吞虎咽,填饱了肚子之后,两人倒头就睡。
但睡神却没有那么轻易地造访埃尔隆德,他脑子里盘旋着太多问题,首要问题就是:"我们在哪儿?"
带着这个世纪难题,他慢慢坠入了混沌的梦境。梦里他站在海底,被不计其数的怪异生物包围了。好在最终疲劳战胜了一切,沉沉睡去。
经过一场足够长度的深睡眠,教授醒来的时候,浑身的疲乏已经完全消退,精神得到恢复。但是,现在,他们成了这个铁屋子里的囚犯。

******

哎哟教授啊教授,不知道多少迷妹想变成大王的囚犯啊~~(#^.^#)

评论(15)
热度(41)

© 自在我心 / Powered by LOFTER